東西問·人物丨追憶段晴:季羨林最得意的弟子走了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6-19 20:05:54

          靠谱的澳洲幸运5微信群【微---6031775---】【微---3595027---】高赔率高反水秒上,秒回款24小时在线夢見寶寶生病是什么意思?做夢夢見寶寶生病好不好?夢見寶寶生病有現實的影響和反應,也有夢者的主觀想象,請看下面由小編幫你整理的夢見寶寶生病的詳細解說吧。

            (東西問·人物)追憶段晴:季羨林最得意的弟子走了

            中新社北京6月19日電 題:追憶段晴:季羨林最得意的弟子走了

          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記者 倪偉

            3月26日凌晨,對抗癌癥7個月后,68歲的西域歷史語言學家、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段晴逝世。

            一位國際權威的歷史語言學家,一位西域天書的破譯者,一位季羨林最寄予厚望的弟子,一位大冬天也要穿裙子的愛美女士,一位愛泡健身房的北京老太太……中新社“東西問”訪問她生前多位同行好友,試圖勾勒出這位大師的輪廓。

          段睛參加學術活動。圖片來源: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官網 “沒時間繞圈子”

            很多人好奇,段晴到底懂多少種語言。她回答,不要問我懂多少種語言,要問我懂多少種語系。她的學生、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葉少勇數了數:印歐語系、漢藏語系、阿爾泰語系……“這么說吧,從歐洲到亞洲這條路上,除了特別犄角旮旯的,有幾個語系她就涉獵過幾個!

            去年,她又攻破了一門“死語言”。中國社科院的胡適檔案里發現兩份古老文書的照片,文書于1929年在新疆圖木舒克佛教遺址發掘出來,用一種陌生的語言書寫。90多年后,段晴破解了這兩份檔案,它來自史書記載的“據史德王國”,而據史德語是一門已死去一千年的語言。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朱玉麒說,段晴寫的據史德語文書釋讀文章,對絲綢之路研究、國際歷史語言學界來說,是一次小小的地震。文章首先發表在朱玉麒主編的《西域文史》上,有外國學者看到,立刻發郵件聯系閱讀。

            而這對于段晴,似乎是件小事。

            在朋友眼里,與其學術地位和專業難度相比,她的性格顯得過于接地氣了。一起外出考察的朋友,總能看到她跟各種路人的合影。在新疆,她用剛學來的幾句維語拉著一個老大爺聊天,把老大爺都聊煩了。

            直率是繼承自她的導師季羨林。她曾說,“季先生以及恩默瑞克教授等都是非常直爽的人,他們知道時間的寶貴,所以有什么說什么,沒時間繞圈子!

            但她并不粗枝大葉,總會照顧到別人的感受。有一年她帶學生去和田考古遺址考察,沙漠露營一夜,被子太薄,所有人凍得夠嗆。之后很多年里,她經常自責。

          季門弟子

            住院期間,張幸給段晴買了碗豆汁。她平常不愛喝豆汁,那次卻很高興地喝了很多,然后說:以前季先生喜歡喝豆汁,我也給季先生送過豆汁。

            段晴很少流露出感傷,最動容的時刻,幾乎都是懷念老師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拜入季門是場緣分。1978年她考北大德語系研究生,面試時季羨林在場。當時季羨林正想找一個學德語的學生,就挑中了她。1980年,季羨林時隔30多年重訪德國,帶上了段晴。他親自為她爭取到獎學金,送她到漢堡大學學習古代于闐語,導師是恩默瑞克。

            段晴曾不無自豪地說,季羨林生前對西域古代語言的布局,現在除了吐火羅語,其他基本都可以開設專業了。她還開拓了更多中亞古代語言的教學,包括OI盧文/犍陀羅語、于闐語,以及其他古代伊朗語,拓展了季羨林時代的版圖。

            季羨林曾有意布局,將一批學生送出國學西域歷史語言,但最終把這條路走到底并取得豐碩成果的,只有段晴。段晴最后一次見季羨林是2008年6月。那天,季羨林看著她說,段晴,有你在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一年后,季羨林逝世。

          熔巖噴發

            1980年代后期,段晴剛回國時,沒有新材料可供研究,西域歷史語言學科處于低潮期。為補貼家用,她曾為一家德國旅行社做地陪,給德國游客當導游,還開過公司。直到2000年后,新疆考古出土的文書陸續投入研究,段晴才迎來學術爆發期!叭绶e累多年的熔巖,一下子噴發出來!北本┐髮W歷史學系教授、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會長榮新江形容。

            季羨林帶回的星星之火,在段晴的年代開始燎原。

            西域語言,學科上分為印度學和伊朗學。在中國,段晴跟著季羨林學梵語,屬于印度學;在德國,她學的于闐語,屬于伊朗學。兩支語言學脈絡匯集,成為她打通中亞語言的基本功。榮新江評價說,絲綢之路發現的梵文、OI盧文、于闐文、據史德文、粟特文、敘利亞文……她都能解讀,她是中國絲綢之路考古獨一無二的古語言支撐者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要給段老師作學術定位,首先,她印度學、伊朗學通吃;其次,她兩條線做得都是最核心也是最難的地方,那就是解讀!睒s新江對記者說,“這種學問沒有功利的意義,但國力強大以后,各國都會養這么一個人。能讀懂這些,說明這個國家的人最聰明。咱們國家就養了一個段晴!

           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孟憲實說,如今以段晴為旗手,中國西域歷史語言研究,已是名副其實的國際第一梯隊。一位日本學者來中國開會時,翻著中國學者編的論文集,非常失落地說:你們把事情都做完了。

            段晴說過,唯有對新疆古代語言文字有深入了解和研究,才能認識到新疆古代語言文化發展沿革的真面貌,把新疆古代文明研究作為獨立學科來建設。這蘊藏著宏大的學術理想。榮新江感覺到,她在構筑一個古代西域文明研究的獨立學科。

          新疆吐魯番吐峪溝石窟寺遺址。中新社發 姜浩 攝 通靈人 破譯天書,是種什么感覺?

            德語專業的同事谷裕無法感受段晴的工作,她好奇地問:你破解那些天書的時候,是不是感覺有神助之力?段晴眼睛一亮,太對了!

            2008年,新疆挖玉人在古代于闐地區挖到了五塊毛毯,色澤鮮艷,填滿奇異的圖畫,圖畫間還繡著三個神秘字符。段晴看到照片,認為是于闐特有的絲織品“氍毹”。她認出方毯圖案是幾大希臘天神,最后的那尊神靈,是蘇美爾女神伊楠娜。她繼而破解出三個字符,是希臘詞與梵語詞融合而成的于闐語詞,意為“冥洲”——女神伊楠娜的宣言。

            那一刻,她感覺如有神助。

            這是個石破天驚的結論:1500年前的新疆絲織品上,出現了西亞兩河流域的蘇美爾文明神話。兩河文明中斷了,刻在泥板上的《吉爾伽美什》被埋藏在地下,如何證明傳到了東方?她挑戰著人類遷徙史的經典結論,很多國際專家直言反對。

            段晴自信地說,蘇美爾文明出現在氍毹上,總有一天,人類文明歷史會因此重寫。

            證據不斷綴連起來,指向她的設想。最近,哈佛大學教授施杰我提出一個論據:吐魯番出土的摩尼教《巨人書》里,出現過《吉爾伽美什》史詩中著名人物的名字。這是《吉爾伽美什》流傳到新疆的另一個證據。

            沒有多種文明、多種語言在腦子里,氍毹很難破解。她曾跟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李肖說,這一代人比上一代人做了更多突破,因為找到了一些不同語言間的規律。但別人無法切身體會,面對這些奇異字符,抽絲剝繭覓得規律,是一種什么感覺。

            去年年末,她在病床上為新書《神話與儀式》作序,這本書詳述了她對氍毹的解讀經歷。文章最后,她寫下了生命中最后八個字:生命有限,探索無窮。

          造一座巴別塔

            段晴昏迷之際,幾位老朋友去看她?吹剿稍诓〈采,李肖抑制不住的傷感,“我突然有種感覺,她就像普羅米修斯一樣,盜天火的人,泄露了天機,所以要承受很重的代價!北本┐髮W歷史學系教授朱玉麒也說,段晴想要用語言造一座巴別塔,但上天不許。

            去世三天前,她突然醒來,學生們趕緊去看望。她睜不開眼睛,他們跟她逗樂,說給您唱個歌吧,她搖頭;剝了個橘子給她聞,她皺起鼻子;他們開玩笑,我們是不是又煩你了,她點點頭!胺路鹉芨杏X到她還像以前那樣,故意嫌棄我們,說你們趕緊走吧!睂W生張幸說。臨走前,他們說,老師您再睜開眼睛看看我們吧。她用盡全身力氣,睜開了眼睛,看了學生們很久。

            段晴始終沒怎么談論過死亡。只有一次,說起最近幾年在開會或出訪等場合喜歡穿漂亮裙子,她開玩笑說,那是因為知道自己大限快到了,所以打扮得漂亮點。她大冬天的也喜歡穿長裙,會在網上淘衣服。

            段晴獨自品嘗著告別的滋味。去年10月,學生們推著輪椅帶她回北大,快出西門了,她突然堅持要從東門走。學生又推著她橫穿校園,從未名湖邊經過。那是她最后一次逛校園。

          未名湖秋景。中新社發 劉憲國 攝 “江湖突然就寂寞了”

            段晴逝世半個月后,老朋友們聚在北大的一個四合院里,為她舉辦小型的追思會。氣氛并不哀傷,說得多是開心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榮新江回憶起有一年去蘇州開會,公交車的電子播報器一直用蘇州話播報“注意安全,從后門下車”。段晴一路走一路念叨:注意安全、從后門下車……尤其對吳語“下車”的發音特別癡迷。很久以后,碰到江蘇人、北大中文系教授陳泳超,她還笑嘻嘻地用蘇州腔打招呼:“從后門下車!”朋友們覺得,她對語言有著天生的敏感和熱愛!岸卫蠋煆暮箝T下車了。注意安全!痹谝黄拺盐恼碌慕Y尾,陳泳超寫道。

            段晴總是人群里最活躍的那個。去新疆出差,見到廣場上有人載歌載舞,她立馬跳起舞來,還讓同行的教授拿著帽子收錢。她愛喝酒,白酒一喝就是半斤!坝卸卫蠋熢,你永遠不用擔心冷場!泵蠎棇嵳f。

            清華大學中文系主任沈衛榮說,段晴走后,西域研究這個小世界山河失色,江湖突然就寂寞了。

            段晴住院期間,段映虹一直沒鼓起勇氣去看她,有一天很想念她,就給她打了個電話!八龖撘膊幌M尨蠹铱吹剿〉臉幼,我想在腦海里保留她最美好的樣子!

            最美好的段晴是什么樣的呢?有一年冬天,草木蕭瑟,段映虹遠遠看見段晴一個人站在路邊!鞍,我在看鳥兒呢!”段晴笑著跟她說,入神又純真。這個畫面讓段映虹永遠難忘,“想起來,就讓人覺得很開心”。(完)

          【編輯:蘇亦瑜】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返回頂部